--> 南昌近视眼激光手术原理,南昌近视眼激光手术后遗症,南昌近视眼激光手术危害

微信卖苹果手机预付50

2016-11-08 中山人防 中山人防

原标题:追思殷宪先生

本文作者与殷宪右合影

先生爱才识才惜才,在书界传为佳话

乙未年秋夜,殷宪先生走了,我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送他最后一程,因此,在先生仙逝两周年之际,写下这些文字,作为对先生的永恒怀念。

我和殷先生相识于上世纪80年代初期,相知相熟于雁北大同地市合并之后。那个时候,先生是市书协主席,我是副主席。论写字,当时我只能算个书法爱好者,而先生已经是中国书坛有影响的人物了。因为在县区工作比较忙,有时候请教先生,大都是周日晚上,但先生每次都很热情,先看作品,再指不足。后来省文联《黄河之声》要登我的习作,并请写一段文字,大同县文联主席王保忠请殷先生写书评,先生一口答应。先生在书评中讲“正因为人毅把书法当作余事,书法于他便成了一种乐趣,而不是假面和负担”,先生在肯定的同时流露出对书坛“假面之风”的深恶痛绝。也正是他这种刚正不阿的性情,造就了他浓郁的文人气息和学者风范。虽然他一直从政,官至市委副秘书长、政研室主任,后来又任大同高专党委书记,但他身上毫无政客习气,为人耿直,快人快语,一就是一,二就是二,从无阿谀奉承之词,这也可能是先生容易得罪人的一个因素吧。

先生对我的成长十分关心,后来又写了第二次书评,既充满了赞美之情,又指出了今后的努力方向。先生爱才识才惜才,在书界传为佳话。只要他发现好的苗苗,就千方百计设法找到。1993年,年仅18岁的李渊涛在《大同日报》发表了几件书法篆刻作品,先生看到后非常欣喜,立即把渊涛找来同他促膝交谈,探讨技艺,渊涛进步飞快,多次获得有分量的奖项,19岁就成为中国书协会员。现任大同市书协副主席的张谟,深得先生教诲,成为业内有一定影响的中青年书法家。目前大同书界有影响的几位书法家,如胡金来、高英柱、郭彪等,在艺术之路上都得到过先生的指点、扶掖,有多人跻身中国书协会员行列。

曾记得多年前的一个秋天,先生邀著名北朝史学专家李凭教授、北京市科委对外交流合作中心于彦虎先生来天镇看我,并赴慈云寺、盘山等处考察。午饭后,先生顾不上休息,就和结伴而来的两位专家开始访古探幽,一直到晚上七点多才回到县城,晚上又和天镇县一些年轻书法爱好者进行了书法研究和探讨,并为刚刚出刊不久的《边城文艺》题写了刊名,对如何办好刊物特别是突出边城这一文化特色,指出了很有价值的建议。天镇考察后不久,先生写就《慈云寺、盘山小记》一文,对慈云寺和盘山寺的历史沿革、寺院布局进行了深入探究。他一直关心天镇的文化事业,后来再次为天镇诗歌丛书《边城新韵》题写了书名。2015年初,应县三晋文化促进会会长王峰编辑出版古塔诗词选,因久仰先生大名,想请先生写首关于古塔的诗。我把他的意思转告先生,先生慨然应诺,但因手头事多,一直没顾上写。8月份他住院后,仍然牵挂此事,在病榻上写下了他一生中唯一的一首《应县佛宫寺释迦塔》:休将南北分夷夏,莫以边卑说钝愚。举世无双永宁寺,高标独立大浮图。藏经完帙宝辽刻,舍利涵光分泽敷。拾级凭栏张望眼,天高地迥了无隅。直到先生病逝后,我才从他的微信上读到这首诗,成为先生牵挂我、关心应县木塔文化的印证。

殷宪先生作为知名的书法家,用自己的言行,教育和影响着周围一大批书法新人,作为三晋文化历史界、书法理论界一位颇具影响的史学家和学者,他的诲人不倦、学而不厌的严谨治学态度,不畏病痛、不畏艰辛的顽强拼搏精神,不为名利、不计得失的高风亮节,更让人们为之动容和钦佩。

殷先生退休后,全身心投入到学术研究之中,短短七八年时间撰写学术专著六部、学术论文百余篇,尤其在书法界改变了“只知龙门造像,不知云冈题记”的状况,他的论文《北魏平城书法综述》获得中国书法兰亭奖理论二等奖,成为我省首位书法兰亭奖获得者。

2011年5月,先生做了结肠手术后,更是把时间视为珍宝,为研究北魏历史文化笔耕不辍争分夺秒。即便是在住院化疗期间,也没有停下对北魏历史的学习与研究。当时正值古城保护和修复的关键时期,他一方面继续进行多年不间断的平城历史文化研究,一方面按照市里的要求,为古城保护工作提供相应的史学资料、决策参考,提出了许多极具前瞻性的意见,并为云冈石窟、文庙、法华寺、古城墙、观音堂等一系列古建筑的楹联、牌匾撰文集字。他发挥自己身兼中国魏晋南北朝史学会副会长的优势和在史学界的影响力,多次在大同组织召开全国性学术会议,使大同成为魏晋南北朝研究的中心城市之一。他还直接参与了大同申报中国大古都的各项工作,起草了《大同宣言》初稿,为最终申报成功立下了汗马功劳。

在2011年手术后的短短一年里,殷先生出版了《平城史稿》等四部有关大同北魏历史文化研究专著,共100多万字,完成了《北魏平城书迹研究》《持志斋诗荟》等两部书稿的写作整理,他在病中参与撰写的《北魏早期碑刻书法》,《中国书法》杂志2014年第四期以100多个页码刊发,对北魏书法在中国书法史上的地位作用产生了重大影响。省政府确定的全省文化工程《山西历代书法大系·金石编》邀他当主编,他慨然应允。在2015年生命的最后关头,他仍忍着手术后的剧痛为《金石编》写前言、做准备,探望他的人无不为他的精神动容,为了完成书稿,他连妻儿的话都很少应答。在与病痛抗争的近两个月时间里,他全部的愿望和希冀是尽快完成这些著作,他根本没有意识到死神已步步逼近他,他仍在以顽强的毅力和不灭的信念向死神挑战,最终在昏迷40多天后以不舍的目光撒手人寰,留下万般遗憾。

正当古城建设如火如荼、历史名城需要他作更大贡献的时候,他却走了。殷宪先生的离世,不仅是大同文化事业发展的一大损失,也是全省乃至全国史学界的一个损失。殷先生走了两年了,他走后的平城大地,如今正在夜以继日地发生着巨大的变化,如果先生在天有灵,一定会含笑九泉。

杨人毅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